<strong id="qfeqa"></strong>

  • <legend id="qfeqa"></legend>
  • 當前位置:首頁>>企業文化

    程陽銳:嚴謹嚴肅 精益求精

    文章作者:   文章來源: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18-11-29
    字體:【】 【打印顏色:

    程陽銳,中共黨員,碩士研究生。2012年從太原理工大學畢業后,進入長沙礦冶院海洋所,現任長沙礦冶院海洋所所長助理、水下裝備部部長。

    用數據說話

    工作中,程陽銳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科研要用數據說話”。集礦車(鯤龍500)屬于研制產品,組裝過程中出現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問題。在每天的工作總結階段,各部件負責人都會針對各自部分出現的問題進行總結,其中有個別人員在匯報中提出了很多問題,但問題的描述多是“可能”“也許”“大概”……這時的程陽銳會變得非常嚴肅:“我們是科研人員,對待問題不能僅僅停留在表面,要用數據說話、用事實說話,每一個問題都必須要找到深層次的根本原因。不然,稀里糊涂地造出來一輛車,各種問題層出不窮,怎么去海試?”面對一些人的不理解,程陽銳說:“對待技術問題,我絕不能變通。這是對整個項目負責,也是對大家負責。今天我們自欺欺人,明天大海就會懲罰我們。”

    忘我的工作狂

    在同事眼中,程陽銳是個“工作狂”。在“原位測試儀”項目期間,從立項到設備出海僅有不到40天時間,期間要完成方案制定、詳細設計、設備研制及實驗室試驗等諸多工作。在最緊張的詳細設計及總裝調試期間,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一遍又一遍地核對圖紙、校核參數。最終,“原位測試儀”研發項目成功搭載“蛟龍號”完成了海上試驗。

    海試的時間非常寶貴,每一步操作都要求程序化、標準化。集礦作業車在第一次下水測試完成后,指揮部決定對控制方案進行優化,但是海試天氣窗口就2天,所以務必在第二天集礦車下水前完成方案優化以及對應的操作方案調整。與測控人員討論好控制方案后,程陽銳便著手對操作流程、路徑控制節點一遍遍地進行修改、驗證,最終在凌晨4點多完成試驗操作手冊,確保了第二天的海試順利進行。僅休息兩個小時,程陽銳又準時參加了當天七點鐘的早會。

    不講情面的項目經理

    程陽銳在工作時不給任何人留情面。集礦車研制過程中,各參加單位必須按照既定時間完成對應任務。然而其中一個合作多年的參與單位,在任務的執行過程中出現了任務進度延遲的情況,甚至還毫不在意地表示:“縱向課題時間推遲是正常情況,延遲一點沒關系……”程陽銳嚴厲地指出了對方的過失和對整體進度的嚴重影響,要求其必須在規定時間內把進度趕上來。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也有人勸告程陽銳說不要得罪人,但他做不到,他深知這是工作,如果他這么做了,項目的進度只會一直延誤下去。

    汗水澆灌成功之花

    鑒于以往的優秀業績,程陽銳成為了長沙礦冶院乃至集團公司海洋業務最重要的項目“面向海試的多金屬結核集礦系統(鯤龍500)研制與集成”的項目經理。程陽銳在高興之余,更多的是深知肩上擔子的沉重。

    雖然在實驗室試驗階段集礦系統運行穩定,各項指標均達到了設計要求,但程陽銳知道,大海才是檢驗項目是否成功的唯一標準。他常說:“無論我們克服了多少困難、經歷了多少艱辛,海試不成功,都是白費。”

    為確保海試的成功,程陽銳每天守在試驗場,看著問題一個個出現,然后想辦法一個個解決。設備上船后,他一直處在作業一線,因為他知道只有他最了解設備的狀態及脾氣。他指揮大家一步步地開始組裝,直至完成整機組裝并通電調試后,懸著的心才有些許安穩。在海上試驗階段,程陽銳擔任試驗組組長及多金屬結核集礦作業車(鯤龍500)主駕駛,設備入水后,試驗操作控制的重擔就落到了程陽銳肩上。他到現在仍然清楚地記得,在操作過程中因極度緊張,休息時竟然緊張到差點無法行走。

    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最終采礦作業車成功地完成了各項指標,在我國南海畫出了一顆中國星,我國深海多金屬結核采礦技術也由此進入國際先進水平行列。

     

     

     

    版權所有: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07年-2010年  京ICP備05017583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300101號  隱私與安全  法律聲明  
    運維單位: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我來糾錯    投資者   求職者   傳媒者   同業者   瀏覽者
    WWW.ANGO500,COM